广告合作邮箱和skpyet同号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恶魔岛的使者-非礼卡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5 19:01:38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先催眠一下大家! 投票开始出现看鬼片投票时,记得投【鬼影】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下面三个连结....随意吧,有心帮忙的就评个分!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【活动】《废柴特务》电影赠票活动 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【活动】93军人节之连爷爷不阅兵要干嘛?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【活动】女鬼哪有这幺正!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「今晚有烟花耶,去看吧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10月1日,国庆,在街上听得最多的是这一句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由于今天是公众假期,繁忙的街道上塞满一对对蜜运中的癡男怨女,个个亲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热地手拖着手,卿卿我我,羡煞旁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当然,对于我这个活了25年但仍没有女朋友的单身汉来说,这无疑是相当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煞风境的场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为什幺?为什幺在人人欢天喜地的日子,我要孤伶伶的渡过,为什幺在人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享受女友温柔的一刻,我却要独个饱受寒风的吹拂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上天真是太不和平了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要一个超正点的美女朋友,天天陪我玩个翻,用一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丰盈的美乳夹着我的肉棒,樱桃小嘴亲吻坚硬的龟头,甚至连袋袋也贪婪地舔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乾净,最后更让我一插到底,浓郁的精液都射进热暖的子宫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可惜,到现在这还是遥遥无期的空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喂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就在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流连、口中喃喃咀咒世界不公平的一刻,肩膀被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,同时一把清脆中带点娇柔,开朗中满载矜持,豪迈中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失可爱,反正就是非常动听的声音叫住了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回头一看,是巧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一个人逛街呀?」巧玲笑笑对我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……是啊……」我搔一搔头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先来说明一下,巧玲是我公司中最漂亮的同事,不单生得一副清秀可爱的脸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孔,而且连身材亦非常出众,是公司内一众男同事的性幻想对象,我亦为她打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少次轰轰烈烈的手枪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从上至下细看一遍面前这位小美人,哗∼真的不得了,可能因为不用上班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关係,巧玲没平日穿得密实,只见上身是一件耀目的开胸小可爱,粉颈之下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片又白又嫩的细滑乳肉,衣服几乎包裹不住的丰满胸脯又圆又挺,和其天使般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可爱面容不成正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……好引人的波波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对了,今晚在维多利亚公园有烟花呀,阿进你会不会去看?」在我色迷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地视奸位胸脯伟大的女同事之际,完全感觉不到危机的女孩兴致勃勃的问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什幺?你这是邀约我吗?天∼邱比特之箭终于射到我的身上来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会!这幺重要而又有意义的节目,我当然会去看!」我坚定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本来我真的对烟花这种小孩子玩意半点兴趣都没有,但在大美人的邀请下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当然不会推辞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吗?我也约了男友去看,希望可以碰到你啰∼byebye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说完一句再见,巧玲便彷彿完全没在意我已经变成表情僵硬、任由冷风吹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面的石像,含笑的向我挥一挥手后,便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同行的女伴边聊边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什幺?原来刚才只是随便说的客套话吗?你根本完全没有约会我的意思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对了,我是什幺人呢,怎会得到公司最漂亮的女生的垂青,阿进,清醒一点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吧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……」我苦笑一下,无奈地接受这个残酷而又非常合情合理的现实,继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续踏上孤寂的街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唉……什幺时候才会有美女陪我看烟花,然后上床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过,巧玲的胸真的好大哦,可以给我摸一下就好了,一定爽死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如果我是她的男朋友,就可以天天摸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想今晚巧玲的男朋友在看烟花后,一定会把巧玲带回家,首先脱光她的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服,然后玩弄她软滑的胸脯,再抚摸下面那柔顺的阴毛,接下来用肉棒贯穿她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鲜嫩小穴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呀∼∼好舒服呀∼∼呀呀∼∼用力一点∼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的声线那样甜美,相信叫床一定很好听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恶∼∼实在是太不公平了,在我要独个孤单的打手枪的同时,其他男生可以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这样爽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要求不高,只要摸一下巧玲的巨乳,就心满意足的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算了算了,不要说巧玲,就是任何女人的胸都可以,看∼迎面而来这个女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胸部也不错呀,好想摸一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女人呀女人呀∼给我玩玩你们的波波吧∼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呵呵∼你真是那幺想玩吗?」就在我心 充满着色欲和狂乱之际,彷彿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上天感到这个处男的悲怨,继巧玲后,另一把略带磁性的娇美声线从背后响起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又是谁?」回头一看,面前的是一个身穿彷似沙滩泳装的黑色贴身皮衣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腰间系一条银红的带子,双手和两腿都穿上同一皮革制的手套和长靴子的少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少女的容貌还算得上漂亮,不过眉宇间就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生你好∼」这个头上染着一头红发的少女面带笑意,满有礼貌地向我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躬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是……?」我可从来没认识这样的女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是由恶魔岛来的使者。」少女微微一笑自我介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恶幺岛的使者?恶魔岛。……是不是网上专门贴色文那个?」我有时候都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会看的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少女摇一摇头:「当然不是,那些算是什幺恶魔,只不过是些死色鬼吧。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就是真真正正的恶魔,是由地狱的撒旦大王派遣过来的,名叫蜜儿,请多多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教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哦……那你来,是要取我的灵魂吗?」虽然很难解释,但这一刻我真的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容易就相信了面前女子的说话,当然我不否认这可能是作者因为要赶吃晚饭而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迫要我接受的安排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当然不是啰,我今天来人类世界是为着庆祝撒旦大王第1234位女儿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诞生,同时要感谢你们人类长久以来对恶魔岛的爱顾和支持,所以特别来答谢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们的呀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答谢我们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对!而先生你就是我下凡后第一个选中的幸运儿,真是太恭喜你了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说着少女从双峰中间的乳沟取出一个小盒子, 面装着的是一张张类似扑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牌的小卡片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这是恶魔卡!」少女亮出扑克,以带着自豪的语气向我介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恶魔卡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对,恶魔卡共有9张,包含了人世一切淫秽的事物,分别有非礼卡、强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卡、乱伦卡、兽交卡、暴露卡、群交卡、淩辱卡、换妻卡、与及贱人卡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这些卡……有什幺用途?」我好奇问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呵呵∼用途就大了,只要拿着恶魔卡,你心中的欲念就可以尽情发洩,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所欲为,没人可以制止你。」蜜儿以夸张的声线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没有人可以制止我?你是说我可以随便非礼女人,强姦,甚至是和母亲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伦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这可真的是全世界男人的梦想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少女笑笑地点头:「对,你可以做尽一切想做的事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?」我犹豫地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其实这是非常有科学逻辑的,恶魔卡本身含有一种中子性的放射能,放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能在经过空气的混和后会放出量子性的磁场,磁场折射在人类眼球的水晶角膜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会变成一个分子性的脑电波,脑电波经过。……」在恶魔女喋喋不休的解释着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魔卡的原理的同时,我叫停了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够……够了,你以为本文的读者是谁呢?只是一群死色鬼呀,你说得那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深干幺?只要一句可以爽就够了嘛,最大问题是这张卡要怎样用?」我将与故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无关的对白删除,问了最一针见血的问题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很简单,只要你把想干的对像写在卡上,然后向着要使用的对手,她就会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毫不反抗,任你做喜欢做的事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吗……但有没有什幺条件?例如是要把灵魂卖给你……」恶魔就是没这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样便宜的事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少女又是摇头:「当然不用了,因为今次是答谢客户大行动,所以你是毋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付出任何代价的,只要玩得开心就可以了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真的有这种好事吗……」不会说玩完后其实是要坐牢的吧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想了,来,先抽一张。」少女像抽扑克牌一般,飞快地洗了手上的纸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牌一遍,然后把一张张的恶魔卡背向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就这张吧……」我随意取出一张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哦∼是非礼卡∼不错耶。」恶魔女望望正面画着一个男人伸手摸女人屁股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卡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只是非礼吗……」抽不到可以真枪实弹做爱的强暴卡,我暗暗失望,不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是兽交卡其实也很好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了,那请你先在卡的正面写上对像的名字。」少女教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写名字吗……要写哪一个好?只得一次的机会,我一定要想清楚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巧玲!」就在这一剎那,巧玲那一弹一弹的胸脯如同灵光一现般在我脑中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闪过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可以玩一下巧玲的胸部,真是太有价值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决定了吗?那就写上去吧∼」少女笑盈盈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等等……虽然巧玲是好,但如果有更大的,不会更好吗?始终是只有一次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机会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问恶魔小姐:「我想问一下,如果我碰上一个对像,但不知道她的名字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也都可以吗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少女点点头说:「当然可以,撒旦大王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,你只要在这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写上地点和时间就没有女生可以反抗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写上地点和时间?你即是说,複数的女生也可以?」我试探的问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可以唷。」少女想也不想,理所当然的点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居然会是可以!那如果我写上一处有非常多女生聚集的地方,不就可以一次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摸好多好多女生的胸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靠∼我真是……太天才了!(泪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连下面都可以摸的唷∼」少女补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什幺?连A片中打了马赛克的地方也可以?(又泪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太……太好了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神……应该是恶魔,我感谢你∼∼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那……我要……」我满怀高兴,在非礼卡上写上心内的愿望,然后把卡递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给少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10月1日在维多利亚公园逛街的女生?」蜜儿一看,带点错愕的把我写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在卡上的字读了一遍,我些许面红,有点不好意思:「会不会……太贪心了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女孩温柔地笑了一笑,若无其事的说:「当然不会,贪心是人类的本质,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贪心才愈像一个人呀。不过你连这样都想到,还真是聪明呢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噢∼这是称讚还是辱駡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过怎样也好,这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我一定要好好把握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波波呀波波∼今日一定要玩个饱(流口水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为了不要浪费时间,我和蜜儿立刻乘公车来到维多利亚公园,想清楚,还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是太笨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如果我写2003年香港所有女生,甚至是21世纪地球的女性,範围不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更大?不过刚才因为太过兴奋,一时间没想清楚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算了,可以摸一天,其实都已经很好的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到达维园后,我急不及待的走到最多情侣逛的花园中心,不愧是假期,真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好多女生哦∼(再泪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啦,先生你可以开始享用你的礼物啦∼」恶魔女笑笑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第一个目标是谁好呢……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兴奋地四处张望,反正这个又想玩,那个又想玩,就像是入了宝山的小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盗,一时间也拿不定注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随便找一个啰,反正你有的是时间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咦?看清楚面前这个蜜儿虽然个子小小,不过身材亦不错哦,一对波波在皮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衣下露了一大半出来,两个白嫩的乳球呼之欲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如就找你试试刀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想问一下,你说撒旦大王的力量这样强大,即是所有女生都可以?」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再次确认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唷。」蜜儿完全不知道我的打算,以肯定的表情点一点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那蜜儿你现在也在维园,是不是也……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∼我不行哎∼」蜜儿一听,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,俏脸一红,连忙退后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两步,兼且用手掩着一对丰满的胸脯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嘿嘿……太迟了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但不是说在维多利亚公园 逛的女生都是的吗?那你是女生,现在又在这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,论理上亦应该计算在内的啊。」我坚持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,这的确是……你好坏哦,连人家都……」蜜儿满面羞涩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嘻嘻∼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耶,加上虽然你说可以随意非礼,但也不知道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真是假嘛,万一给人找了上警局岂不是大件事?所以最好找你实践一下∼」我色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迷迷地说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没骗你的哎∼」蜜儿大呼冤枉,不过我也没心情跟她纠缠下去,二话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说,把恶魔卡在其面前晃动两下,便一手抱着她的纤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没有反抗,果然很有效哦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嘿嘿∼」我淫笑一声,然后便一手压在她的一对乳房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呵∼好软∼渴望已久女人的波波终于到手了!!(感动得落泪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∼放开人家唷∼∼」蜜儿扭着身子,拼命想摆脱我,不过我当然不会放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手,两只禄山之掌捉着一对浑圆的肉球又扭又揉,过瘾非常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正啊正啊∼^^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、先生不要……」恶魔女被我狠劲的抚胸玩弄,登时全身发软,看来她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本身对这个亦没什幺经验,多摸几下,已经忍不住呀呀的淫叫连连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呵呵∼」我玩得兴起,索性变本加厉用力把她的黑衣都拉下,直接抚弄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嫩滑得有如雪肤凝脂的乳房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女人的胸,原来真是这样柔软的唷,又滑溜溜又满弹手的,好正啊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呀∼先生不要∼」蜜儿气喘嘘嘘的,整个身子无力地半跪地上,只是呜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呼的向我求饶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可爱的小樱桃啊∼」两粒粉红色的小乳头在我的抚弄下早已显得涨硬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常,我拼命地搓揉蜜儿嫣红的尖峰之处,每用指缝把乳头轻夹一下,女孩小嘴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会发出一声不情不愿的闷叫,好玩非常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生……求你……这儿还有很多女生啊……不要弄我……」在我忍不住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嘴含着樱桃的同时,蜜儿再次哀求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对,的确还有很多任我玩,看在你是带给我这次幸运的女神,就放过你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吧,不过待会我要再摸你的啊。」放过蜜儿后,我补充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嗯……」恶魔女知道反抗不了我,只有满面通红的嘟了一声,而我则暗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待会一定要连她的小穴都玩个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张眼望一望四周,刚才这样当街非礼女生都没人注意到我们,看来这张非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卡的功效真是十分神奇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好好的开心啰∼」蜜儿把衣服拉好,哼着嘴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当然会∼」哈哈∼看来恶魔女有点后悔找错人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经过相当满意的实验后,我的信心加强了很多,看到迎面而来的一对情侣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咦那个女生挺嫩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就由这个开始吧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生。」我走上前去,礼貌的向两人打招呼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什幺事?」看到陌生人搭讪,小情侣奇怪的问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没有,我只是想摸摸你女友的奶奶。」我嘻皮笑脸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什幺?你敢调戏我女友?」男人听到我要非礼他的女友勃然大怒,挥拳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想打过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嘿嘿∼」我不慌不忙,神态自若的亮起非礼卡,只见金光一闪,男人的脸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容顿时由兇神恶煞变为友善非常:「慢用慢用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呵呵,来看烟花吗?的确是很浪漫……」我大模施样的搭着女孩肩膀,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后一手便伸进她的胸罩内,直捣黄龙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正正∼虽然女孩的乳房不是太大,但弹性超好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生,你女友的胸脯不错嘛∼」我笑嘻嘻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吗?」男人面红红的说:「不好意思,我们才拍拖不久,还没玩过…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哦∼原来给我喝了头啖汤吗?哈哈∼不好意思。不过你女友的波波真是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错,你不妨继续跟她交往∼」我一面玩着连别人男友都没玩过的乳房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谢谢。」男人看到我把他的女友玩得气喘连连,连两颗小乳头都曝了光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双眼几乎要发白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噢∼没有玩过可能还是处女呢?」想到这 我便立刻掀高女孩的裙子,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后彷如鲤跃龙门,右手一口气伸进小裤裤的中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噢∼摸到的是一片软绵绵的毛髮,这就是女生的阴毛了吗?真是太好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(四度落泪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嗄嗄……不要那幺大力……人家没给人摸过。……」女生满面红潮,屁股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断摇摆作想摆脱状,可在恶魔卡的力量下又反抗不了,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小姐你说不要,但我好像摸到一点湿湿的啊∼」我学着色文中那些强暴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生的坏人,以奸滑的语气淫笑着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……没有……人家没湿……呀呀……」女生拼命摇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吗?但我明明摸到湿了啊,不如脱下来看一看吧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脱……」女孩大惊嚷着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以为你可以反对吗?」我淫笑一声,再次亮一亮非礼卡,女孩顿时四肢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无力,连最后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嘿嘿,果然是超神奇的卡耶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要不要看看女友的小穴?」我玩得高兴,回头笑问一直在后面呆看、但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敢说半句话的男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都可以看吗?」女生的男友受宠若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哈∼看今天心情好,给你一点好处吧∼」我露出得意的神色,笑淫淫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吻了女孩的乳头两下,然后一手把那条纯白色丝质的小内裤拉下,让整片成倒三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角的阴毛和湿湿的小穴都暴露在大家面前,女孩面上虽是一阵羞得想哭的表情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但又只可以默默地接受我的淩辱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看∼这就是你女友的美穴了∼不错不错∼」我们两人一起欣赏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噢∼真的好漂亮……」男人看得癡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让我试一试是不是处女∼」我老实不客气,伸手摸摸女孩的小穴,接着把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两片紧闭的阴唇翻开:「哗∼好窄的小穴,看来你的女友是处女哩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吗?那太好了∼」男人感觉得想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哈∼再证实一下吧∼」我愈玩愈开心,甚至把中指头都挖进充满着粘粘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春水的小穴 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!」女生发出一声娇纵的悲呜,全身抖震两下,看来是一种又痛又痒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样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你的处女膜不会就这样给我插穿了吧?哈哈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啊啊∼」男人看到心爱的女友被外人这样刺激的玩着下体,鸡鸡早以硬得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可以,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脱下裤子,当街打起手枪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在人来人往的公园 做这种事,真是好一个淫蕩的画面啊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先生啊,你是不能插进去的啦,这张只是非礼卡,插进去了就会变成强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啦∼」蜜儿提醒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知道啦知道啦,只是再挖一下嘛,不要那幺计较吧?」我不耐烦的嚷着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而且手指更加快挖弄小穴的速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…哎……先生不要……人家受不了啦……」女孩双眼满是晶莹的泪光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羞涩和快感同时从私密的地方如澎湃的潮浪般急涌上来,配上几声呻吟,形成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幅诱人的贞女受辱图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其实这个时候我都很硬了,可惜这张不是强姦卡,不然一定要好好插一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如打手枪吧?不,这还是第一个啊,怎能够就此投降?作为处男的我为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完成这个人生唯一一次的『大业』,死命地忍耐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半小时后,虽然仍有点不捨得,但想着还有超多的女生要玩,也不应耽误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此,连女孩屁眼都玩了一顿后,便把两人放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十分神奇地,当这对小情侣穿回衣服后,就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面傻呼呼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阿志我好像有点奇怪……」女孩夹紧大腿,满面羞红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也是啊……好像有点爽……」男人摸着后脑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你刚才打了一发手枪嘛∼哈哈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看到两人一拐一拐的离开后,我兴奋的向蜜儿说:「真是太好玩了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开心就好啦∼」恶魔女面上亦是露着满意的笑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接下来,我一口气玩了4个女高中生、5个OL和8个人妻,真是爽透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一个从来没看过女人的男生居然一天玩了这幺多,也真的是好像太奢侈了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我才知道真正好玩的在前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迎面而来的,是和男友手牵手的巧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嘿嘿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咦?阿进你也来看烟花吗?」拖着男友手腕的巧玲心情大好,我笑靥满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盈的跟我打招呼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啊。」虽然经过刚才的『实验』,我对女生的身体已经有一定熟悉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但此刻碰上梦寐以求的女神,心脏仍不免碰碰的乱跳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想起来从第一天碰到这小妮子开始,我就日日夜夜想玩她的胸脯很久了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想不到真的有可以得尝所愿的一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实在是太感动了∼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这位是阿进的女朋友吗?很可爱啊∼」巧玲看到跟在我后面的蜜儿,作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出一个调侃的表情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望一望身边的女孩,的确蜜儿亦是一个超棒的女生,但说到底都是一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恶魔女呀,拿来玩玩没关係,但当女朋友嘛,就不必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瞧一瞧巧玲的男友,哗很健壮的样子啊,手臂肌肉比我大腿还粗,一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怕可以取我小命,如果不是有非礼卡,我真是天大胆子也不敢碰巧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过今日嘛,嘿嘿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眯起双眼,直视巧玲胸前的一片雪肌,吞一吞口水,鸡鸡也禁不住涨硬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起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闲话休提∼Show Time∼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跟刚才一样,我从口袋亮出非礼卡,巧玲一看,温柔的眼眸即时闪出异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神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呵呵∼这真是一件宝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巧玲啊...」我走到女同事的身边,在她耳边小声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什幺事...」巧玲的语气有点迷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想...摸一摸妳的波波,可以吗?」虽然明知是可以的,但我仍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问了这个问题,毕竟是天天见面的同事呀,总有点不好意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行啊∼人家的胸...怎可以...」巧玲满面羞涩,急忙以手掩胸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,后退两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咦?怎幺会...反抗的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莫明奇妙的望一望蜜儿,恶魔女笑笑说:「都说是非礼嘛,当然是要对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方不愿意才好玩,我知道这位是你的梦中情人,所以特别加了一点难度,会好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玩一点嘛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噢∼是这样吗?真是太体贴的恶魔了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非礼的奥义,就是要受害人在不愿意的情况下才最有快感,这的确是十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有道理的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在蜜儿的解释后,我放心地走到巧玲身边,预备好好地玩她一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巧玲啊,妳的波波那幺大,我真是很想摸一摸∼」我举起两手,作出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个捏弄乳房的动作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贱格!」巧玲大怒,不分由说就一掌拍过来,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硬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生生受了一把掌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噁∼的确很有真实感耶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过虽然巧玲是如此反抗,但看到站在一旁的男朋友不作一声,我就知道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非礼卡并没有失去功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啦∼好好的问妳妳不肯,我就强来啰∼」我作出一个淫贼的表情,两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手亦击出一招『双龙出海』,巧玲大惊下想躲到男友身后,怎料男友竟捉住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她的小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玲,人家赏面要玩妳的胸,是代表看得起妳,不要这样子嘛∼」男友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情严肃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阿雄...你说什幺?」巧玲似乎不相信男友会说出这样的话,眼圈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眼,声线半抖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呵呵∼果然是有意外惊喜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此情此境,再蠢的淫虫也知道怎样做了吧?我双手伸前,立刻就摸到两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浑圆的肉球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呀呀∼多年心愿,终于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看到我一手就爬在自己胸脯,巧玲又羞又怒,加上男友竟然帮助他人非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自己,眼泪哗不由得啦啦的在眼眶滚动不己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哈∼小淫娃,这有什幺好出奇的,你生得一对大胸脯,以为公司其他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男同事就不想好好地玩一顿了吗?只不过大家没我好运气罢了∼」我奸狡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道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阿进...你...」巧玲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身体不断向左右蠕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想摆脱我的抚摸,可我当然不会就範,而且更呼唤她的男朋友更进一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喂∼妳女朋友不听话耶,替我把她按在上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哦...」在非礼卡的威力下,捉住巧玲双臂的男朋友果然十分听话地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把女友牢牢的按在地上,而我就蹲在她的身前,开始一粒一粒的解开她上衣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钮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嘿嘿∼这已经完全变成『淩(必-)女友』的情节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...」巧玲羞得哭了,但愈是看到她流泪和反抗,我燃烧的快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就愈旺盛,难怪这幺多人爱看欺压女生的文,原来真是挺有快感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一粒...二粒...我像打开最美丽的礼物,一点一点的把女孩的衣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褪下,直至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花边胸罩时,那一阵迷人的乳香更是扑鼻而至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叫人神晕心蕩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正啊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看...我求你...」虽然明知没用,但巧玲仍是非常传统地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像色文中那些被姦前的女主角一般,尽最大努力去求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靠∼如果求情是有用的,那版主开版来干什幺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明明是最好的东西,为什幺不要看呢?」我笑了一笑,然后伸手往巧玲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背脊一挑,扣子一鬆,整个胸罩便像被一双豪乳顶起一样,有破甲而出之势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正∼好一双浑圆的肉球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其实在刚刚才玩完十多对乳房后,巧玲的波波并不算太突出,不过因为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待已久加上又是认识的关係,那种说不出的兴奋令我觉得份外好玩,我双掌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压,好好地感受一下乳房的丰硕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的乳房大慨有36D吧?手感方面的确是没话说的了,而且一对乳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颜色甚浅,外乳晕甚至有点接近肉色,多摸两下,我已经按捺不住,伸嘴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尝鸡头嫩肉的美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噢∼正啊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...求你...」在男友面前被别的男生吸食乳头,巧玲羞得痛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哭起来,眼泪不住地往脸庞流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哈...哭也是没用啰∼」反正是当坏人,就让我坏到底吧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的皮肤好软,好滑,彷如白玉般完美,我的手经过方才一轮的训练变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得熟练灵巧,手指从女孩腰间愈摸愈下,很快便到达那条薄薄的丝织内裤,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力往三角地带一按,完全感觉到女孩阴部的形状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的阴阜脂肪很发达,软绵绵的十分舒服,我吞一吞口水,伸手掀起内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裤往深处一摸,是一束柔滑非常的毛髮,哈哈∼就是纯情得如天使般的女生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怎样了,下面还不一样是一片黑漆漆的阴毛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...」经过一轮白费气力的挣扎,巧玲都知道反抗是没用的了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过此刻私处受袭,仍是很自然地摆动两下一双雪白的大腿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哈哈∼如果这时候我答应妳,大家不就没戏看?不行不行∼」我乾笑两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声,然后便索性把整条小内裤撕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正的阴户啊∼」撕下女孩内裤这种刺激的玩意,绝对是每个男人梦寐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以求的最高游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要看...」巧玲拼命想夹起大腿,但被我两双手按住,换下来我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将两条白嫩的大腿向两旁分开,一条粉红色的漂亮肉缝便完全的展现眼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美...巧玲的阴毛算得上是浓密,但都只生长在阴阜之上,阴唇的两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旁没半条多余的毛毛,显得乾净非常,两片阴唇紧紧闭起,中间现出一条反光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露水,诱惑无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巧玲妳的小穴好漂亮唷∼」我伸手指往阴唇中间一划,整只指头便立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感到一片湿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小妮子,口说不想,还不是湿了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呜呜...」巧玲受到这般的淩辱,忍不住放声大哭,而我可以一睹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中情人的最秘密之地,鸡鸡亦早已硬得可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想插呀∼∼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呜∼」受到如此美穴的引诱,我终于忍不住袋袋内千军万马的严重抗议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,快手快脚地解开下身的束缚,把一条经已硬得发紫的阳具露了出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哎∼先生你是不可以插的呀∼」蜜儿大惊地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知道∼但用口就不算强姦了吧?」我把鸡鸡伸到巧玲面前,命令她替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含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不要∼」巧玲含泪摇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警告她说:「妳给我吹了出来,我就放妳走,不然玩妳一个晚上,还要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把全部手指都插进去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真的...会放我...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虽然不是君子,但也总算是同事一场,不会骗妳啦。」看到梦中情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惨兮兮的样子,我也有一点点心痛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吧...但你要叫作者,不会把这一段写出来...这幺羞人的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...我不要被看到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行,这是一篇色文!谁都知道色文色情的部份是全篇最重要的灵魂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心地善良的作者当然不会如此不负责任,把重点一段跳去。」我大义凛然的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呜...」巧玲知道避不了,只好认命的低下头来,张开小嘴,老老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实地把我的鸡鸡含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噢∼好舒服...」当龟头被巧玲温暖的小嘴含住,我禁不住发出了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动的呼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的口交技巧很好,把我爽得几乎飞上天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骚的女生...被干的时候一定更风骚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不能干,看一下都是好嘛,我向正捉住巧玲的男友说:「你都很硬了吧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来,干自己的女友给我看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...在这儿?」男友带点犹豫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当然了,来,快干!这样才是一篇负责任的色文嘛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嗯。」男友站起来脱下裤子,露出坚挺的阳具,然后一步步走向巧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「嗄...嗄嗄...太爽了...」当我看到自己的精液从巧玲的樱桃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小嘴缓缓流出,身心都感到非常的满足,那一种征服感和成功感实在不是用笔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墨可以形容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爽∼刚才真是超淫乱的三人行画面,可能不能描写出来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人生,总是充满无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在我射精后,巧玲男朋友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,粗长的鸡鸡不断在窄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阴户抽插,每一下都插到最深最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嗄嗄......」两人的喘气很急很猛,可能是因为在户外表演吧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看来亦是份外兴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...呀...阿雄我不行了...」巧玲被插得连小腿都挂在男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肩上,呻吟声愈叫愈快,似乎是到达了高潮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呜呜...巧玲...我要射了...」几下激动的挺进后,巧玲男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动作亦开始缓慢下来,相信已经把浓精都射进女友的子宫内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看一看,拔出的鸡鸡沾满透明的淫水,闪闪生光,而巧玲的小穴被劲插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后,两片肉唇微微张开,连当中的粉红嫩肉亦暴露了出来,煞是诱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好想插啊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低头一望,刚刚才射完精的鸡鸡已经又硬起来,这时候我有一种想不顾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切插一下的冲动,可是望一望旁边的蜜儿,又怕做了会有恶果,毕竟这篇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作者是位女生,正所谓黄蜂尾后针,最毒妇人心,她一定不会让男生这样爽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啊,大慨会算尽各种方法来陷害我,例如是插了一下就说:「啊∼你犯规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,所以要一生当恶魔」云云,我是绝对不会上这种当的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有人说男人在射精后会比较清醒,这句说话的确是十分有道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嗄嗄...」在经过一轮激烈的性爱后,巧玲软瘫瘫地躺在草地上,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情散漫,两眼微张,白色的精液分别由上下两洞流出,淫蕩非常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怎样了?还要不要再玩?」蜜儿笑眯眯的问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用了,放他们走吧...」我叹口气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两人穿好衣服后,巧玲和男友就像刚才被非礼的受害人一般,忘记了一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发生过的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阿雄...我们在做什幺了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我都不知道啊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怎幺...我嘴都是白色的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是不是刚刚吃糖水没抹嘴了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嗯...可能是吧...咦?」巧玲感到下体一阵凉快,低头一望,脸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红红的说:「怎幺连内裤都没有了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妳在玩暴露自己吗?(汗)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看着两人满面通红的离去,我的心情不禁有如波涛海浪,激荡不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你为什幺会放她呢?」蜜儿奇怪的问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唉...看到心爱的人活得幸福,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快乐的事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望着天空盛放的烟花,感慨的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巧玲...祝妳和男友...有幸福的人生...(含泪告别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蜜儿看到我眼角充满泪光,安慰我说:「看不出...你对她是这样认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方知情深...可以看到爱人得到幸福,我就别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他求了...」我唏嘘的叹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感人唷...我看错你了,原来你不是普通的死色鬼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当然了,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普通的死色鬼...大家都是良善而仁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慈的好色鬼,看色文会给回应,打手枪会忏悔,甚至非礼女生都会内疚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内疚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嗯。」我点一点头,无奈的说:「内疚只能用手玩,而不可以用鸡巴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满足那些可怜的女生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的确...是很有志气的色鬼呢...」蜜儿情深款款的望着我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再见了...我心爱的女人,我的离别是有着重大意义的...虽然我是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如此的深爱着妳,虽然我的感情是这样的真诚无伪,但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务,就是要玩弄其他无辜的女性,所以不得不走(响起悲壮的背景音乐)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虽然万分不捨,但总不能为一棵放弃一个森林的呀,作为一个勇于面对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路的男子汉,我最终还是狠起心肠,孤身踏上告别的路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啦好啦∼不要伤感了∼继续爽啰∼呵呵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接下来我继续努力,一口气非礼了20多个女生,其中有3个特别正点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,就更使我再次为她们献出了宝贵的精液,通通来了一个感人至深的颜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嗄...嗄...好累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女人这种东西其实就像食物,虽然是很重要,但太多还是会厌的,就像吃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自座餐,开始的时候一定会拼命地吃,到后来才知道自己肚子的容量其实没有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眼睛来得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啦,玩够了∼」我摸摸经已空无一物的袋袋,以疲惫的声线向恶魔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一天玩了这幺多,可能对女生有恐惧症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不行唷!」蜜儿理所当然的向我解释着说:「因为你写了在恶魔卡上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所以是一定要玩完所有对像才可以停的唷。」蜜儿理所当然的向我解释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所有对像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对唷,就是在维多利亚公园逛的所有女生。」恶魔女点点头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那...有多少?」我已经玩了不少啰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从10月1日的午夜12点开始计算,合共有四十二万零八千位女性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过维园,当中有二十二万三千是五十岁以上的长者。」蜜儿按着电算机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四十二万零八千...?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对,接下来的日子你将要不眠不休的把她们全部非礼才算是完成,而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为其中有十一万是游客,三天内就会离开香港,所以你必须到她们居住的国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继续享用今次的礼物...嗯∼单单是中国就已经有天津、福建、北京、上海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、黑龙江、湖北、云南、江苏、重庆等43个城市,而其余国家分别有越南、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印度、美国、法国、巴勒斯、坦新畿内亚、埃及等67个国家,哗∼连埃塞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比亚也有哩,香港真不愧是国际大都会。」蜜儿一口气说出名单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等...等等...我还要上班的呀,哪有这幺多时间还游世界,再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上游费是你们负责的吗?」我呛着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今次的礼物只是恶魔卡,当然不包括旅费了,不过你大可以放心,撒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大王是非常体贴的,手持镰刀的地狱使者会在今晚替你向你认识的100位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人及同事朋友收集旅费,全个行程大约是港币一亿圆左右,大家均分还只不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是每人一百万吧?当然我们会向各人仔细说明钱的用途是为了让你达成今次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此有意义的壮举,所有费用实报实销,不会从中拿走一分一毫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喂...我想大家宁可科款买兇杀死我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哭丧着脸说:「可不可以不去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蜜儿摇一摇头:「当然不可以啰,是你和恶魔卡签定的合约哦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恶魔卡?对了,一切都是恶魔卡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只不过是张纸卡嘛∼」我二话不说,立刻从口袋拿出这白癡的卡片撕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粉碎:「哈哈∼这样就没有恶魔卡了啦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蜜儿又是摇一摇头:「没有用的啊,即使恶魔卡没有了,但合签还是生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的,只不过没有了非礼卡,你就要徒手进行非礼,难度就高得多了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徒...徒手?我会被当场打死的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好啦∼牛头、马面,接下来10年就麻烦你们跟这位幸运儿一起走了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蜜儿挥一挥手,我的面前立刻出现两位凶神恶煞的半人半兽,牠们面目狰狞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在话下,而且浑身更发出阵阵中人欲呕的恶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妳不是外国恶魔吗?怎幺会有牛头马面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他们就是陪你一起完成的使者,接下来一段日子将会贴身陪伴你,寸步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离。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两只半人兽用又尖又粗的长茅刺我屁股,以极兇悍的态度说:「快走呀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老子没太多时间!!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这个...签约时派美女来,之后又换上大汉,怎幺你们会这样像那些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交店的经营方法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要提你一下的是,如果一天内非礼不到100个女生的最少限度,牛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马面就会向你施以狱火焚身来作提示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接下来蜜儿滔滔不绝的说出各种行程间会遇到的条款,我一条都听不进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因为无论说什幺,反正,都是地狱就是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我老早说过,黄蜂尾后针,最毒妇人心,上集谁回应羡慕的,我跟你换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呀呀∼真是太顺利了∼∼人类本来就是这样贪心的生物,真是一点难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都没有啦∼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完成首个任务后,我心情大好,悠闲地躺在软绵绵的草坪上休息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蜜儿!妳真是在干这种勾当?」就在我懒洋洋地休息的时候,正面突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传来一把带点愤怒的声线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仰头一望,面前的是一个全身赤裸,头上浮着金黄光圈,背后长着雪白羽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毛翅膀的天使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「甜儿姐姐...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恶魔岛的使者-非礼卡完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